主页 > 生活杂谈 >【心理学S02E10】当「冤有头债有主」不再是定律从犯罪心理

【心理学S02E10】当「冤有头债有主」不再是定律从犯罪心理

来源:生活杂谈 2020-06-13 01:33:33
【心理学S02E10】当「冤有头债有主」不再是定律从犯罪心理

 

无差别杀人、随机杀人和陌生者间重大犯罪

最近很红的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剧中看到当年震撼了台湾社会的台北捷运无差别杀人事件,以及非常多加害者跟被害者之间的修复式正义的关係;今天就要来谈这种无差别杀人、反社会行为、性侵害犯等,与人发生近身接触的犯罪行为它背后的成因。

我们这一季前四次谈论犯罪心理几个重要议题:什幺是犯罪?诈骗是什幺?妈宝、尼特族是什幺?这些议题有人觉得很贴近我们的生活,有些人觉得和我们没什幺关係。这集,则探讨最震撼台湾社会的「无差别杀人」。

首先我们要对「无差别杀人」这个名词做法理上的界定。首先,这五个字其实是日文的说法,它的日文发音就是「むさべつさつじん(无差别杀人)」。对日本来说,「无差别」代表被害者与加害者之间并没有特定的人际关係。

从犯罪学的研究领域範畴来看,台湾在的杀人案件其实还是属于比较平稳、传统的方法。经过法务部的资料整理,台湾杀人案件一年大概发生百件上下,其实并不多;这些杀人案大概有三分之二(接近65%)是情感冲突所造成的,也就是所谓的情杀;剩下的三分之一,财杀和仇杀大概各佔一半。这三种杀人案件发生之前,兇手和被害人应该要有一定程度的人际互动经验才可以。对于这种早期或传统型的杀人案件来说,警方倾向从分析人际关係来办案。但今天谈论来自日文的「无差别杀人」,或是报纸媒体常用、可能类似美国那里的「random murder」的「随机杀人」,它的第一个特徵来自于加害者跟被害者在犯案之前的人际互动是零,甚至完全不认识,所以让人感觉加害者并没有特别选择、见人就杀。

针对这样的犯罪行为,法务部给了一个比较符合现实、也比较不惊悚的名词──「陌生者间重大犯罪」,换句话说,这样的犯罪现象是来自陌生者之间。当然小偷、扒手也算是陌生者间的犯罪,但是重大性就没有到杀人这幺严重,所以还是会把它界定在「财产型犯罪」的分野内。

谈到「陌生者间的重大犯罪」,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之前的捷运杀人事件;这些加害者是不是只要上了捷运,看到谁都杀呢?我们会发现无论台湾、日本或欧美,其实这些加害者并不是无差别也不是随机,他们是为了遂行自己的犯罪目(杀人)而刻意挑选比较杀得到的、比较容易遂行个人犯罪行为的被害者。

举例来说,因为在台湾枪枝不易入手,比较常见的凶器其实是刀。若真的要拿刀杀人,其实致人于死伤的半径并没有那幺大。在这个情况下,还是会选择邻近加害者周边的被害者为主。若我们分析郑捷案,会发现郑捷在执行杀人行为时的确还是以自己週边、同车厢的人为主,所以并不是真的「无差别」或是「随机」。

 

陌生者间重大犯罪撕裂了社会的信任

另一个大家可能疑惑的问题是,他们怎幺能够对完全不认识、毫无关係的人痛下杀手呢?确实,这种类似陌生者间重大杀人事件对社会造成重大的冲击,其实在于「犯罪动机不明」这件事。我们总说「冤有头,债有主」,照理说只要不跟人发生金钱纠纷、在情爱的管理上面彼此尊重,照理说生活应该就会很平静、很安全;这种安全跟平静也建构了正义社会的观感。

但一位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只是因为办事搭捷运却突然被杀了,坦白讲所有人都不能接受,这是因为被害者及其家属完全没办法把被害行为「归因」。因此,反过来大家就会去问为什幺加害者这幺残忍,要对手无寸铁、完全没有防备能力的被害者下手呢?最伤脑筋的事就是:通常这些加害者也说不太出原因,很多时候就会出现代罪羔羊。像是小灯泡事件后,就有人把这个矛头对準了精障者;郑捷案之后就有很多人把矛头对向爱打电动、暴力游戏的宅男。大家去找原因,甚至揣测郑捷会杀人可能和他国小六年级被两个女生拒绝而忿忿不平有关。

但其实很多时候,加害者他们可能不太有能力或机会,甚至也不想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犯案动机;这时候会让被害者及其家属,甚至是整个社会更陷入无法归因的迷雾之中。当不认识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加害跟被害的两造关係时,社会信任感就会被撕裂,这才是陌生者间重大犯罪带来最严重的结果。

为什幺这些加害者会冒这种社会信任撕裂的危机来做这些事情呢?美国在这方面的研究比较多。我想几乎每一年都会听到美国传出校园枪击事件(school shooting),从比较早期的科伦拜高中枪击事件,到近期一点的西维吉尼亚工科大学枪击事件;甚至在现任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可能因为对于种族方面的某些言论,又激化了种族清洗或种族差异的特殊的看法,出现了不少起悲剧。这些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动荡了整个美国社会,也让世界各国感受到这种惶恐。虽然很多加害者最后都被警方击毙,也有人选择自杀;但当他们活下来后,犯罪心理学家们会透过访谈,试图找到他们心中的想法。后来得到了一个很奇特的犯案动机──「社会排斥(social exclusion/social rejection)。

 

社会排斥心理的不满

社会排斥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试图寻求加入某个团体却被排挤;第二种则是明明加入了团体,其他成员却故意不跟你互动。心理学家研究发现,社会排斥非常容易激起被排斥者的不满。社会心理学家设计了一套很有趣的实验,我也曾在中正大学再现这个实验。

实验真正的受试者为A,另外需要去串通三个人B、C、D,这三个人本来就认识,但要假装彼此不认识去骗真正的受试者A;当四个人需要一起合作作业,在这里是拼拼图。我当时把比较好拼的边边角角分配给B、C、D,A因为负责的部分比较困难,就会一直拼不好。当第一个阶段操弄完后,就请四位同学自行选择要和谁一起进入第二阶段的实验。此时B、C、D会互相选择彼此,A最后就被迫一个人坐在实验室完成第二阶段的实验:算数学题目。不过A可以自由选择要写完数学题目,还是以声音去妨碍另外三个人解题(当然这个妨碍他人的声音其实是假的)。我一年内蒐集了六十个个案,其中有超过一半(33人)的被排挤的人(A)会选择不解题、而去攻击其他人;甚至他们会选择高分贝来妨碍其他三人。这其实是很弔诡的现象,因为这三个人根本没有主动攻击A,老早就领便当走人了;但A还是会选择攻击对方。这个研究结果显示:当人们感觉到社会多数人不接受他或拒绝他的时候,内心或多或少就会有了想要攻击他人的动机。

攻击的动机其实非常複杂,有些时候是「自我显扬式」的攻击:「可恶你敢不理我,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第二种攻击是「自我毁灭式」的攻击:「可恶你敢不理我,我跟你同归于尽」;甚至还有第三种攻击,希望让大家通通消失。

陌生者间重大犯罪事件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这些加害者的犯案动机非常的自我中心,他从自我角度出发去进行犯罪行为,而被害者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害。在观看《我们与恶的距离》时,我们也应该来思考:大家常认为现今社会冷漠、不互动、不关心,到底是家庭养成这些恶人,还是社会的每一个份子都有一定的责任呢?这是个深刻的问题,希望在心理学好好玩第二季最后一集的犯罪心理学中,让大家可以深刻地思考它。

非常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我们一起共度了心理学好好玩第二季,希望各位喜欢,我是国立中正大学犯罪防治系副教授戴伸峰,希望未来有机会还能跟各位听众朋友们空中相见,拜拜!

欢迎各位在好好玩空窗期随时来镜文化粉丝专页与我们互动哦!

听「镜文化 为你朗读」声音频道iOS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

Podcast(播客)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订阅「镜文化为你朗读」后,只要有新节目,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让我们的声音,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跑步、洗碗的零碎时间。网页版的用户,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

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goo.gl/yzh6Vk

相关热门推荐

申博太阳城_万盛电玩城游戏|提供便捷的网络服务|实时报道周边|网站地图 sunbet金沙手机版下载 申博娱乐场7737